广东青泉律师事务所

青泉罗晓春律师——深圳市最佳辩护人
18年刑事办案经验,让无数冤屈者重获自由!
法律热线:
18682044852
0755-29648849
深圳刑事辩护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采访 » 溺水身亡 谁来负责?

溺水身亡 谁来负责?

字号:T|T
文章出处:网责任编辑:作者:人气:-发表时间:2013-11-08 13:02:00

 

   酷暑难耐,到游泳池、江河、池塘嬉水消暑,成为不少市民,特别是青少年的休闲健身方式之一。然而,在每年暑期游泳潮的背后,各地溺水死亡事故频频发生。

6月9日,黑龙江哈尔滨市呼兰区高家村发生溺水事故,6名中学生落入松花江,其中4人死亡。同日,山东莱芜市莱城区高庄村也发生一起溺水事故,11名中学生洗澡时溺水,7人死亡。

溺水事件发生,是偶然中的必然:场地问题,人为疏漏,等等,因此,在一桩桩的溺水事故背后,是一系列的法律纠纷。那么,谁该为那些逝去的生命买单?

记者选择了一些有代表性的案例,请广东青泉律师事务所律师罗晓春 为大家评案。

他们是否需担责

责任关系:同伴

2010年7月,烈日炎炎,未成年人张某、王某、李某三人相约去水库游泳。然而,在游泳的工程中,张某因为腿抽筋溺水身亡。由于张某当时已经游到了深水区,在溺水事件发生后,同他一起去的王某和李某一时害怕,没有及时实施援救。事后,张某的家属将王某和李某告上法庭。张某的家属认为,王某和李某属于游泳的同伴,在张某发生意外之后,应该尽到相应的救助义务。然而,现实情况却是,王某和李某眼睁睁地看着张某溺水身亡,没有实施任何的救助,因此,需要对张某的死承担赔偿责任。

◎律师意见

相约外出游泳,彼此间具有适当的注意义务和合理的救助义务,根据不同情况承担不同责任。分为三种情况:一是各方均是成年人,均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一同游泳时对对方有相互救助的义务;二是在与未成年人相约去游泳时,成年人应当能够预见到游泳的危险性,而且在游泳时,成年人对未成年人具有尽到相应的、有效的安全保障义务,若未成年人遇害,则成年人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责任;三是未成年人结伴同游时,由于法律只明确了成年人对未成年人有特定救助义务,没有规定未成年人对未成年人有特定救助义务,只要实施了与其心智相符的行为,就无需承担责任,由其监护人承担监护不力的责任。

责任关系:学校与学生

2006年9月,福州某私立中学女生翁某上游泳课时在浅水区溺水身亡。其父认为,女儿在出事前刚刚做了全身检查,完全健康,事故责任全在学校。学校则认为,当时有200余名学生在游泳池里游泳,而1.6米高的翁某在只有1.1米深的浅水区发生溺水,让人意想不到。

◎律师意见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39条的规定,学校应承担未尽到管理职责的过错责任。家长将孩子送到学校,学校作为监护者应当对学生在学校学习生活期间的人身安全负有一定的监管责任。

责任关系:雇员与雇主

冯某雇用赵某种蘑菇,每天管接管送,中午管饭。2008年8月1日中午休息时,天气炎热,赵某到于某的鱼池中游泳,不幸溺水身亡。

赵某的父母认为,冯某没有尽到安全教育义务,鱼池管理者于某没有设置禁止游泳的标志。两被告应对赵某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

◎律师意见

因赵某并不是在劳务过程中遇难,因此雇主冯某不应承担责任;管理者于某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没有做明显提示、警示标志等),因此要承担责任。当然,赵某下塘游泳,没能预见到危险性,这是造成事故的主要原因。

这些场地管理方是否需担责

事故地点:无警告牌的工地水坑

2011年6月,5岁的幼儿小青在福永一个工地附近玩耍,一不小心掉入工地上的一个大水坑中。当时,水坑周围无任何警示牌,也没有安全围栏等防护措施。事发后,幼儿的父母将工地的管理方告上了法庭,请求赔偿。

◎律师意见

地面施工适用无过错责任原则,只要工地管理人未能提供证明证实自己尽到了警示及安全防范义务,均推定为过错,要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工地管理者没有尽到安保责任,没有做到在危险的地方设置警示标志,没有设安全围栏等防护措施,因此该工地的管理者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其次,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未尽到监护责任,没有对未成年人做好相应的监护工作,小青的父母对此事故也应当负一定的责任。

事故地点:游泳池

2008年7月30日,曾某与朋友一起到一游泳池游泳。5点多时,救生员发现曾某俯卧在池底,救起后对其采取了倒水、人工呼吸、胸外按压等急救措施。泳池负责人向“120”报警,并派人通知临近诊所的医务人员到场参与急救。“120”急救车赶到后,曾某经急救恢复了呼吸和心跳,并被送至医院继续进行治疗。在医院治疗期间,曾某靠人工呼吸机维持呼吸。8月7日,应曾某家属的要求,医院停止了治疗,曾某在撤除呼吸机后死亡。随后,曾某的家属将泳池管理者告上法庭,认为被告管理的游泳池未经游泳协会勘查即向公众开放,事故发生后又没有投入任何救生器材进行抢救,延误了抢救治疗的时间,诉请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医疗费、误工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死者生前抚养人必要的生活费计人民币14542.31元,精神损失费30000元。

◎律师意见

游泳池的经营者有义务向消费者提供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也应当知道游泳池本身较之其他经营场所对消费者存在更大危险性,更应加强完善相关安全保障措施。虽然事发时该游泳池救护人员在发现有人溺水时采取了及时合理的救助措施,但从经营资质上来讲,游泳池未经游泳协会勘查就对外开放,对曾某的死亡存在一定的过错。由于该案中还存在第三方——医院,而且不能排除曾某自身家庭等其他因素,这些因素也造成曾某最终死亡的可能,因此不好做最后定论。

不过需要提醒市民,炎炎夏日,游泳的人越来越多,未成年人游泳,家长或成年家属一定要全程陪同并做好看护;泳池管理者除了设置必要的警示牌、加强巡视外,还要将深、浅水区进行有效划分,并禁止儿童进入深水区及进行一些危险的游泳动作,禁止儿童独自下泳池,并安排足够的救生员以免发生意外。

事故地点:水库

2009年,王某承包了一个小型水库用作养鱼和农家乐旅游,在承包合同中规定,一旦出现安全责任事故由承包人王某承担。为了减少事故的发生,王某比较注意水库的安全,在水库周边都设立了安全警告牌。

后来,政府为维修水库,导致水库只有少量水。有4个小女孩偷偷绕道进入干枯水库底积水处戏水玩耍,其中3人落水,王某在听到哭叫声后前去营救,最终,一女孩溺水身亡。

事后,该女孩家长将王某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安葬费17175元,死亡赔偿金321300元,精神损害金50000元,交通费1000元(3人×30)合计389465元。理由是:旅游区内无水库安全保护区戒标,无水库安全警示牌和水库安全警示宣传,水库底无安全警示牌。

对此,王某表示,除库底无安全警示牌外其余都有,同时政府还派有排放水专人管理。因此拒绝赔偿。

◎律师意见

王某作为水库的管理者,在事故发生前已经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事故发生后又及时救助落水者,故王某不承担事故责任。该水库由于政府整修而导致水位下降,幼女偷偷进入干枯水库底戏水而发生事故,应由政府承担大部分责任。幼女的监护人没有履行监护义务,没有教育管教好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因此,幼女的监护人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文章来源:宝安日报http://barb.sznews.com/html/2012-06/20/content_2093708.htm

相关资讯

青泉律师事务所